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单箭头十题(11—20)

私设小宁单箭头喜欢大伦
一点都不虐我跟你说
这是11—20
1—10的话唔我终于会加链接了!
开了学我差不多就是条废狗了

http://mannaozidoushishui.lofter.com/post/1dfdbd76_e185ad5


11.从旁观者的角度
真心话大冒险,王宁抽到了真心话。常远一脸坏笑,在酒劲的影响下还真的嘿嘿嘿笑出了声。
“宁儿……咱们公司里面你喜欢谁啊?”
常远边说边打量着坐在桌对面的几个姑娘——每到这种时候常远就分外感激公司审美不错,能进麻花的女孩长得都有几分姿色。
可是王宁只是稍微愣了一下,悄悄瞄了一眼艾伦,后者正一脸期待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艾伦你觉得我能喜欢谁啊?”
艾伦显然没料到王宁把这个问题抛给了他,他明明就是个无辜喝酒群众——不好意思我要和我的皮皮虾走了。
“你……喜欢……我去这我哪知道啊……常远你觉得呢?”
常远倒是比艾伦反应快一点,巧妙的避开了这个问题:“哎哎,我是出题人啊,我不能回答的。不过我觉得,王宁可能喜欢楠楠吧。”
王楠在餐桌另一头莞尔一笑。
王宁也对着王楠笑笑。
真不敢相信我表演得这么好,你们根本就没有看出来我喜欢谁。
王宁想着,又看了一眼艾伦。

12.友谊巧克力
“喏,艾伦儿,给你。”
王宁把一块巧克力对着艾伦丢过去。
力度过大,巧克力带着棱角的地方啪的一声拍在了艾伦胸前。
“哎哟,疼死我了。”艾伦捂着胸口感慨道:“难道我是被你的爱心击中了?”
艾伦把巧克力塞进嘴里,眉眼弯了弯,似乎在笑。
艾伦你是不是傻,要不要我哪天拿一箱我的爱心全给你?

13.无法触及的背影
王宁梦里艾伦一直向前奔跑,王宁怎么也追不上他。
最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艾伦消失在他的视线尽头。
王宁哭了。
这时候艾伦把王宁推醒,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排练的强度太大?
王宁揉揉眼说没事,我梦到我逝世的二舅了。
我怎么可能让你知道,只有你才能如此令我伤心。

14.已经是极限了
王宁提出第二季喜剧人他要和艾伦一起参加。
硬生生地把本来第二季要和艾伦上喜剧人的常远挤了下去。
我不想看到你和别人一起出现在舞台上。
已经是极限了。

15.单方面红线
“宁儿今天是我的生日啊,你打算送我点啥?”
艾伦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随意的搭在王宁肩上。
王宁想了想,皱皱眉,然后把脖颈上的玉佩摘了下来,在艾伦面前晃了晃。
“看见没?祖传玉佩,给你啦。”
“真的啊!”
艾伦一把把玉佩抓过来放到手心里仔细端详。
王宁看着艾伦浅浅笑着:
“其实这个玉佩按理说是要给未来儿媳妇的,你既然自己拿了过去那就不怪我咯。”
只是这句话没能说出口。
如果说出来的话,艾伦一定会觉得自己恶心的吧。
两个大男人啊,什么红线不红线的。

16.今天也在想着你
“今天也在想着你。”
本来短信都打好了,可想了想王宁还是一字一字地又删掉了。
这么说太露骨了吧。
于是他重新打了一条短信给艾伦发了过去:
“今天在想着你希望我演的那个角色。想了想觉得还挺适合我的。”
工作永远都是最好的话题。
用来掩饰颤抖的真心。

17.酒后吐真言
王宁大庭广众之下勾住艾伦的脖子,冰凉的嘴唇几乎要挨到艾伦欢快跳动的颈动脉。
“艾伦……
“我……
“喜欢你……”
“滚!”
艾伦一把把王宁推回座位上。
王宁眼角泛红喝醉了的样子,指着艾伦的鼻尖笑得花枝乱颤。
“你以为我说的是真的吗哈哈哈!”
艾伦也笑了。
背地里王宁吸吸鼻子。
我喝的是橙汁啊怎么可能醉?

18.像我这样的人,一定不行的对吧
王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比艾伦矮了一头哎。
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配得上艾伦呢?

19.能够回到朋友就别无所求了
善恶终有报那一期王宁艾伦吵了起来。
艾伦非常的生气,觉得要拿冠军的话就是要做一个这样的作品。
然而王宁并不认可这个观点——年纪稍微大点的人总是想要求稳。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冷战,艾伦什么都没说就推门出去了。冷风呼地涌进屋里,充斥在王宁身边的每一寸空气里。呼吸都要凝固成冰了。
王宁第一次,第一次手一抖,核桃掉到了地上,蒙上了一层尘土。
王宁没捡那个掉到地上的核桃,而是出了门。
其实艾伦就坐在天台上面啊。
王宁走过去,站在艾伦身后一米的地方:
“我想好了,就做这个本子了。你……没生气吧。”
艾伦摇摇头,但还是背对着王宁。
“我们……还是朋友吧。”
“恩。”
王宁舒了一口气。
这就好了,能够回到朋友就已经别无所求了。
你不厌恶我,就已经……很欣然了。

20.永远无法跨越的界限
其实我也不弯,王宁托着腮想着。
然后他看向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的艾伦。
王宁很自然的把衣服给艾伦披上,又把冲着艾伦开着的窗户关上。
说真的,我要是变弯了,肯定是你艾伦的错。
——可你艾伦是直的啊,直得和钢筋一样。我再弯,又有什么用呢?
王宁的鼻尖忽然就泛酸了。

TBC
〔从年级第十下降到年级第四十的我生无可恋〕

【艾宁】leave,leave,leave

刚刚注册了微博
完全不会用啊😂
欢迎勾搭
捕捉一只野生鲸鲵
发个旧粮吧
leave,leave,leave

三个leave,不同的意思。
第一个是动身,第二个是出发,第三个是离开。
正如我对你,艾伦。


王宁终于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外打拼了太久,好久没回家了。
家——东北。
王宁走进进站口,回头望了一眼北京一点都不明媚的天空。
他曾经以为会是自己一辈子的家的地方。
没了要守护的人,那便不是他的家了。

王宁眯着眼站在站台上,听到火车离站台越来越近了,夏风微微吹起他的头发,燥得人心烦。
夏天顺着裤脚爬上来,一点一点消耗着人的耐心。
最后还是登上了火车,离开了所谓的,他和艾伦的家。
最后还是离开了北京,翘起了嘴角,却弄掉了眼泪。


艾伦……艾伦……艾伦!
睡梦中的王宁一下子惊醒,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窗外是不断变换着的麦田。
耳机中还是传来歌声,王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李荣浩略带忧郁的声线,不急不躁的唱着{都一样}。
“都以为结束也会很美,
“都以为不会……”
(无缝广告233)

“喂?请问是王宁吗?”
“是,哪位?”
“哦是这样的,艾伦先生生前留下的电话是你的。你是他的家属吧。”
“生……生前?”
“对。十分抱歉,艾伦先生于昨天凌晨三点,在国道521上,发生了追尾事故。
“抢救无效。凌晨四点半。
“走了。”
王宁张开嘴想说这不怪你不用说抱歉,可还没张开嘴手便承受不了手机的重量,一下子手机掉到了地上。
“喂喂?王宁先生?王宁先生?”
王宁忽然就有点恨6plus的质量太好了。
521,正么美好的数字,然而艾伦就死在了那条国道上。
脑子一片混乱,艾伦那张俊朗的脸浮现在他的面前。
王宁下意识地狠狠咬了下舌头——听说梦里只要咬一下舌头就会醒过来。
平时那么灵,怎么这次咬出血了还没醒过来。
快醒过来啊混蛋。

用了很久王宁才慢慢反应过来,艾伦不在了——
那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大男孩,
那个整天粘着自己的大男孩,
那个不开心会趴在自己肩头哭的大男孩,
那个他的,艾伦,
不在了。

用的时间不算长,一年而已。
王宁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活在回忆里了。
有一天常远来看王宁,两人一起出门散步。
王宁一直垂着头走在比常远微微靠前的地方。
就着没散尽的夕阳余晖,常远看见王宁垂着头,走路磕磕绊绊像是喝多了,却倔强的不肯停下来。
对啊,王宁只是喝多了。
但是这次一醉,
就醉了一生。

再后来啊,王宁得了一种病,渐冻症,绝症。


在常远的劝说——也可以说是威胁下,王宁回到了东北。
回到了他和艾伦相遇的地方。
常远在劝他回东北散心的时候王宁简直想一巴掌拍死常远。“留有旧物,想起故人”、““触景生情”这种这么简单的道理他都不懂吗?更何况他和艾伦,在东北,留下了那么多,美好得悲戚的回忆。
美好得,现在令人悲戚的,回忆。
王宁想开口反驳常远,但常远显然看出了王宁的局促与不安,轻轻说了一句:
“别怪我,车票都给你买好了,慢车。
“只是在北京,你俩留下的回忆,更多。”
王宁忽然就湿了眼眶。


每个人的爱情都各有不同,却又一定程度上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爱了不爱了,爱过不爱过。
那么,我好歹算是爱过了?
王宁闭着眼笑了一下。
只是,结局还是没料到。
{都一样}放到了最后一句:
“这情歌再甜再悲伤也让我最后为你唱,
“琴声刚起就红了眼眶,
“冷了心房……”
睁开眼,王宁有些恼怒的换了首歌,只是情歌存的太多,无论哪一首都能把他拖回回忆。
回忆啊,深不见底的回忆啊。
王宁无力的笑笑,但表面上看上去却是阳光灿烂的一片。
火车开过了那片麦田。


下了火车,王宁吸吸鼻子,果真东北还是凉快啊,王宁激动的想买一个东北大板。可他悲哀的发现,钱包里除了银行卡,就只有艾伦的照片了。
王宁出了站,找了个工行取了两千块钱,边嘬着冰棍边往家的方向走去。


王宁从兜里掏出耳机,一不小心顺带把钥匙掉了出来。
钥匙“啪哒”一声掉在地上,年久失修的钥匙扣挣脱了钥匙的束缚,独自在地上滚了两下,最后进了下水道。
王宁把冰棍棒丢进下水道,试着够了够钥匙扣,最后果断放弃。
那个钥匙扣实在不好看,银灰色的外壳已经生了铜锈。
但是那是一个情侣钥匙扣,另一半在艾伦手里。
王宁下意识掏兜,另一半,艾伦走了之后就一直在他手里了。
王宁实在懒得把另一半从下水道弄出来。
——所有东西都是这样,一开始纯洁的像是一张白纸,可就顺着时代的改变变了色,有了污渍。
他和艾伦,也一样。


“常远儿,给我买张机票,两小时之内的,我要回北京。”
“疯啦?在东北不好吗?”
王宁声音略微颤抖。
“我……放不下……”
放不下,当初。
放不下,回忆。
放不下,艾伦。
远处阳光正好,麦田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声。


两个钥匙扣是可以拼到一起的,他恍惚记起,好像是两块磁铁。
王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艾伦的那半钥匙扣伸向下水道,他的那一半。
出人意料的,艾伦的那一块把下水道里的那块吸了上来。
两个钥匙扣,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像是多少年前,毫无隔阂。
然后王宁酒掏出了手机,给常远打了电话。

无论结果如何,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了北京。
独守空房,等待着那个一米八七大傻个的回来。

END

【艾宁】单箭头十题

写不出三十题了只能写个十题啊QAQ
设小宁单箭头喜欢大伦
到最后自己都懵了

挂个双tag吧

在下鲸骇
文渣
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

1.无法传递的声音
艾伦听不见了。
耳膜穿孔,由于没有及时治疗而溃烂。
某天早上他看见王宁在厨房给他做早饭,絮絮叨叨说着什么。
可是他什么也没听见。
“宁儿你说什么呐,大点声啊。”
王宁用惊异的眼光看向自己。
他随之发现,他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多年后,艾伦忽然发现,其实王宁也听不见啊,在他失聪的第二年。
——既然我无法让你听到我的声音,那我就来陪你感受无声的世界。

2.只是注视着我也很满足
【本段分为两小节,第一节为『只是注视着,我也很满足』,第二节为『只是注视着我,也很满足』】
㊀.艾伦的侧颜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会显得像一只目光懒散的猫,这点王宁再了解不过。
“咔嚓”王宁在背后偷偷拍了一张艾伦的照片,然后逃也似的冲出了咖啡馆。
到了家,王宁把这张他今天拍的,标着739的照片按顺序贴好在墙上。然后他像欣赏一幅杰作一样,观赏起自己这贴满一墙的艾伦的照片。
今天是他跟踪艾伦的第739天呢。
只要还能注视着你,无论是在明处暗处,我都心满意足。
㊁.王宁很享受排练和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天生对表演的欲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由于力求话题新颖台风独特保持良好成绩,他和艾伦经常需要演情侣一类的角色。
艾伦身为好演员,在舞台上的时候望向王宁的目光会格外深情,深情到王宁很多次都差点就当真了。
我喜欢你看向我的每一个目光。
尤其是你认真看着我的时候。
如果不是假的就更好了。

3.能不能多看我一眼呢
一开始确实是王宁要演那个兔女郎的角色,后来王宁试了下服装怎么也没有艾伦的那股神韵。于是这个角色就被艾伦抢了过去。
王宁之前试服装的时候艾伦不在。后来要上台的那天,王宁非要再试一试那套兔女郎的衣服。
“宁儿你这是干嘛啊,多浪费时间。马上就上台了还是赶紧再背背词吧。”
但不管艾伦怎么劝,王宁还是换上了那套原本是女演员备用的小号兔女郎衣服。
“你看怎么样?”
王宁眼里满是期待。
“哈哈哈哈哈哈哈宁儿你别说你还确实是有点兔女郎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笑死我了……”
我都穿成这样了艾伦你都不愿再多看我一眼吗?

4.即使不是对着我的微笑
与艾伦沈腾还有魏翔他们一起参加了德云社30年庆典。沈腾站在最中间,王宁和艾伦站在一起,与沈腾之间隔着大潘佳佳。【随便定的站位,现实并不是这样的😂】
沈腾对着艾伦一个挑眉,艾伦回敬了沈腾一个微笑,是那种很温暖很让人心安的微笑。
王宁呆呆的看着艾伦,嘴角不受控制的也跟着上翘起来,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看见你微笑我也会不由自主的微笑,毕竟我就是这么容易受你感染啊。

5.最好的朋友
“宁儿你当我伴郎吧。”
“恩?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伴郎不都是新郎最好的朋友吗?我不管就这么说定了啊,我婚礼在下月18号,我到时候把伴郎的服装给你寄过去,我亲自挑选的。”
王宁在电话那头一直貌似很耐心的说着“恩”“好”“没问题”这样应付的话。其实他根本没听清艾伦在说什么,他只听见了“最好的朋友”这五个字。
最好的朋友啊……原来我这么努力,这么认真的,这么千方百计的想和你在一起,最后也不过是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吗?
我不想成为你最好的朋友,我想穿着伴郎的衣服,成为婚礼上站在你身旁的人。

6.前进的你和停下的我
“快点宁儿!”
你在机场大厅一路极速飞驰,颇有速度与激情的架势。
“别追了伦儿……已经赶不上了。”我停住了脚步,看了一眼手表。与此同时,外面停机坪上有一辆架飞机在跑道上缓缓加速。
我指着那架飞机,“那架,应该就是咱们原本要坐的那架。”
你像没有听见一般继续向着登机口飞奔。
“哎”,我叹口气,最后还是跟上了你前进的脚步。
所以你不用在意我是在前进还是在原地,反正只要你一向前奔跑,我总是要跟着你的。

7.看着你们走到一起
“大傻伦,”沈腾有些亲昵的搂住了艾伦的脖子。
“咋的啊,大傻腾,你还好意思说我呢。你智商高哪去了啊?”艾伦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发火或是反驳,而是边笑边在沈腾脸上亲了一下。
“你们两个彼此彼此啊,有什么可比的。”王宁笑着下了结论,可能是假笑的时间太长,他已近感觉嘴角微微有些麻木了。
他忽然想起“电灯胆”的歌词,于是轻轻哼出了声:
“仍是你们密友,呆望你们热吻,应该伤感还是快感?”

8.“恭喜。”
沈腾死了,一场意外。
艾伦明显没想到刚刚确认了关系几天的伴侣就这么走了,站在王宁面前时脸上还有泪痕。穿着邋遢目光无神,连发际线都后退了几厘米,完全不像王宁印象中的艾伦。
“腾子就这么走了啊。”
“恩。”
艾伦浅浅的应了一声,拿起面前的一扎啤酒就是一口闷。
“恭喜。”
“恩?”
艾伦皱起眉,不理解王宁所说的意思。
“行了别演了,不是你给腾子下的药吗,行了我早就知道了。”
王宁边说边笑起来,还拍了一下艾伦的肩。
艾伦也笑了起来:“啊你都知道了啊,就是我在他的水里下了药的。”
王宁脸上的笑僵硬了,他愣了一下,表情渐渐回归严肃。他半是惊讶半是感叹的开口:
“其实,我是蒙的。”
第二天王宁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表情很安详。
能死在你的手里,是我的荣幸。

9.恋爱咨询
王宁竟然和一位恋爱咨询谈起了恋爱,这听上去还有点童话性质。不过这是真的,他和那位名不见经传的恋爱咨询常远保持恋爱关系已有几个月之久了。
后来他们分手了,原因谁都不愿讲,所以到现在也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即使不再是情侣也还是不错的朋友。
一天王宁问常远,是不是恋爱咨询通常都是有很多恋爱经历的人。
是啊,常远回答。
那那边那位恋爱咨询不够格啊,王宁用手指着办公室那头一位叫做艾伦的恋爱咨询说到。
哦?何出此言?
常远不解。
你看啊,我都有意接近他几周了,他却还是没有发现我喜欢他。

10.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庆庆——”
王宁一个虎扑扑到艾伦身上,后者一脸哎呀妈呀的表情。
艾伦当时沉浸于角色之中这倒是没什么,但是对于王宁来说就不一样了。王宁在舞台上仔细嗅着艾伦身上那股淡淡的黄桃沐浴露的清香——就和艾伦给他的感觉一样。
为什么一个大反派西门庆都能这么招人喜欢。
王宁内心暗自思忖。
好吧,也许这就是喜欢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所谓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对于王宁来说。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