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李泽言x悠然】lof上扛旗的竟然是正主

当李泽言遇到lof同人文
私设婚后
李泽言x悠然 感谢魏谦与白学长的出场
ooc属于我 李泽言也属于我 烂尾 慎入。

1/
李泽言最近很困。
这个困是表面意义上的困,困得他上班时间光在办公室里睡觉了,而且他睡觉还说梦话,在梦里还在念叨没办下来的合作。
——之后李泽言在梦里还念念不忘工作的事传遍了整个华锐。


2/
这事儿是魏谦发现的。
那天他拿着报告单敲响总裁室的门,一反常态的没有人应。开玩笑,平常李泽言应门比谁都快,一开门看见的总裁肯定是十指交叉一脸冷漠已经做好准备批评你的样子。
魏谦在李泽言身旁待的时间最长,魏谦可以拍着胸脯说他比李泽言还了解李泽言。
所以他觉得这事可以说非常离奇了,李泽言竟然在办公室里沉默了不应门了,上明天华锐的头条是没问题了。
魏谦带着点欣喜带着点意外地轻轻扭开门。
能上头条的事还在后面。
李泽言在睡觉。
他趴在桌子上,头正好磕在键盘上。长长的睫毛,挺拔的鼻梁,逆着傍晚的余晖,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方物。
说他是睡美人我都信!魏谦心里忽然冒出个不大恰当的比喻。
魏谦把报告单放在桌角,正要轻手轻脚地出去。然后他就听到背后突然传出一声有点模糊的呼喊,“魏谦……”
魏谦以为是自己把总裁吵醒了,哆嗦了一下,连头也不敢回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站得端正。
李泽言模糊的声音继续传来:“魏谦你……你和远山的合作……什么时候才能成功……”
啊,不是吵醒了就好。魏谦心里忽然释然,让李泽言说说工作也无妨。

但下一秒魏谦听到了总裁嘴里再喊悠然的名字。
他把门带上了。
还在门口挂上个“请勿打扰”的牌子。
噗噗噗,能贴心成魏谦这样,李泽言真的是教导有方。


3/
但“教导有方”这个词显然不适用于他们家那口子。
悠然。
悠然自从成了李夫人之后其实也没什么大变化,每天还是拍节目找制片人雇专家,再不济就在恋与市里瞎溜达溜达,反正绝对不主动提出来要找李泽言。明明都在一起住了喂,为什么悠然在家就挺乖巧的,一出门就像匹不羁的野马。
李泽言想叫她,就问,晚上能不能一起去Souvenir吃个饭,他已经把老蔡支走了,绝对的二人世界,私人领域。但悠然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阳光灿烂的,她说,不行,我要在公司加班呢。
你以为总裁的时间那么好空出来的吗!还要堂堂总裁低声下气地去求你!李泽言非常愤怒的把手机一扔,把头埋在办公桌前。
唯一可以约到悠然的方法就是找她来作报告。悠然是真真正正在认真讲自己的报告的,李泽言知道,但他就是不愿意听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为什么悠然对我这么冷漠”。
李泽言其实也没那么发愁,女孩子里也有爱疯爱野不爱回家的嘛,悠然就是其中之一而已嘛。只要悠然不去找那个大明星大教授和飞天小男警就好。
这都是小事。大事发生在晚上。
两个人在李泽言家的床上,一个人在这头,一个人在那头,背对背,像是分别在地球的北极和南极,像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李泽言在极力维持着自己总裁的形象,他把头调过来,对着悠然的后背。
“你在干什么?”
“恩?”悠然还是没有把头扭过来,她用有点愉快的声音说,“我在看手机啊。”
“我知道。你在看什么?”李泽言开始失去耐心了。
“看……看小说……你别管这么多了,赶紧睡觉吧。”
“……”李泽言没有说话,他翻过身,重新背对悠然,声音低沉沉的没有什么精神,“晚安。”
“晚安。”悠然倒还是回复了他。


4/
但事实上就是,在说完晚安之后,他们中的一个在对着手机屏幕嘿嘿嘿的傻乐,一个在翻来覆去被傻乐吵得睡不着觉。
哎。女人。李泽言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怒火,稳住,你可是李泽言啊。他这么对自己说。
一夜未眠。
因为悠然真的对着手机傻乐了一晚上。
第二天李泽言系领带的手都哆嗦。
他看着自己有点黑眼圈的脸,又看到悠然美滋滋地做了早饭,说了句“李泽言我走啦!”就兴冲冲地去上班了。
真的太有精力了,悠然是神吗熬一夜一点事没有?李泽言平生第一次对他人产生了佩服的情感。

算了。忍忍都会过去的。说不定是什么智障的言情小说吧,女孩子不都爱看这种东西吗。
谁让悠然是李夫人呢。



5/
但天不顺李泽言的意,悠然也不顺李泽言的意。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还是这种情况,李泽言问了又问悠然也不告诉他自己在看什么小说。一个半夜看书傻笑,一个蒙着枕头也睡不着。
于是李泽言就在上班时间睡着了。
于是就被正巧放报告单的魏谦发现了。
于是李泽言说梦话这件事就被传到公司里了。
于是李泽言就火了。

恩?火了?
李泽言自己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什么“总裁上班时间睡觉竟是因为”、“李泽言梦话独家揭秘”、“跟了总裁十几年的秘书竟然叛变,说出总裁秘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李泽言一头黑线。
他把魏谦找来,拍着桌子问这是怎么回事。魏谦苦着一张脸,说我就是听到您说远山集团合作的事了……
没别的了?
真没别的了。魏谦说。总裁您是不是最近太缺乏休息了,您看您这黑眼圈。

是挺严重的。李泽言心想,要赶紧知道悠然晚上在看什么啊,总失眠不是个事。
他决定最后再尝试一把,问问悠然在看什么。



6/
他打电话给悠然,单刀直入,“晚上吃个饭。怎么样?”
悠然也依旧满面春风,“我加班,加班完直接回家。你在家等我好了。”
悠然这叫快刀斩乱麻,在语言技巧上,李泽言和悠然比,还嫩着呢。

李泽言最后没办法,找来了那个飞天小男警,白起。他的内心是崩溃的,看着悠然一直挺亲近的学长。白起站得挺拔,棕黄色的瞳孔里还有点……寒光?李泽言也说不清楚,他感觉白起怎么和头狼似的。
“你——”李泽言先开了口。
“我和悠然不怎么联系了。”白起抢过话头。
“我知道,你——”
“我天天出任务,哪有时间见悠然。”白起又一次接过话头。
“我知道。我是说啊——你先别插话,你下班之后有时间去公司看看悠然吗?”李泽言一口气说完,看着白起。

白起没吭声。

李泽言也没说话。

一种极其尴尬的静默在两人之中蔓延。

7/
白起在下班之后去了悠然的公司。一反常态的推门进去,而不是像平常一样从窗户溜进去。
李泽言说,他就是想知道,悠然每天捧着个手机在干嘛,看什么小说,下班后是不是还在看小说。
这什么问题三连。白起心想。总裁这种物种真是古怪。
“悠然……”白起对着那个小小的背影说。
“啊学长啊,”悠然把转椅转过来,眼睛却还不离手机屏幕,低着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你看什么呢?”
“咳这个啊,小说,给你也看看。”悠然把手机举高,把屏幕转向白起。
映入眼帘的是题目。
【言悠】一次小失误
这啥!白起一愣,这是什么诡异的同人文吗!悠然每天就看着这玩意!
他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得,一开始李泽言和悠然就在办婚礼,两个人要结婚了。
结婚?这又是什么?
十五分钟后白起看完了这个小短篇,讲的就是李泽言和悠然就要举行婚礼的时候,忽然发现预定的花束没有送到。李泽言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地说没事,之后把整个恋与市的玫瑰都包圆了。
……资本主义真可怕。尤其是李泽言这种有钱的资本主义。
白起不自主地动了下喉结,但没说出话来。

悠然还给他推荐了几个言悠圈的大大。整个人兴奋得一直介绍到手机没电。

八点多李泽言才在家等到刚回家的悠然。


8/
同人文?
李泽言是头疼的。原来他的悠然每天晚上不睡觉是在看他们两个的同人文,下班也在办公室看同人文,每天傻笑也是在看同人文?
他甚至都不知道“同人文“是什么。魏谦说就是一群小姑娘,写一些自己喜欢的couple的故事。
那他们就这么瞎写!什么李泽言处处为难悠然,什么李泽言对悠然爱搭不理,还有这是什么——车?车是什么?还慎入。
李泽言非常生气的对魏谦嚷嚷。
“咳别生气,都说了是小姑娘们自己写的,谁知道你和悠然的日子到底怎么过的啊。要不你自己写写你俩的真实生活?”

有道理。李泽言在心里认同了这个想法,但表面上显得无比嫌恶。
“我没那个时间,去做那群小女孩做的事。”

李泽言开始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几天后他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文章,讲的是悠然第一次下厨的故事。
收获评论如下:
1L
楼主怕不是个理科直男
2L
楼上说的对,写出了数学题的感觉。完全看不懂啊喂。
3L
楼主就是来黑一波言悠的吧,伪粉,估计是个黑。
4L
这是严重ooc了,故意把悠然写得那么笨拙,我悠难道不是个心灵手巧的妹子吗
5L
应该@几个扫雷大佬来扫雷ಠ_ಠ
6L
好奇心使我点进来,求生欲使我退出去
7L……

……李泽言,堂堂华锐总裁,被他们说成了小学生文笔。
……后来还被举报了。


9/
暮色四合,又是李泽言睡不好的晚上。他看着床头悠然的身影,忍不住凑了过去。
“又看同人文呢?”
“哎?”悠然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啊。”
“同人文有什么好看的。”

李泽言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其实日子是自己的,是我们一同度过的,故事也是我们自己经历的。同人文也好,同人图也好表情包也是,都只是我们生活的载体。不需要一直去看同人来维持生活的快感。
“我觉得我们的生活比同人文要甜蜜,就够了。”

总裁还是总裁,说这么一大段话连个表情都不变气都不带喘,看着悠然一脸严肃。

下一秒,李泽言的嘴唇忽然一片冰凉。
像是雪花飘落的凝结。像是夏日的冰可乐。带着淡淡的清香味。
悠然吻了上来。

10/
这天李泽言睡得也不好。但倒不是因为同人文。

11/
第二天李泽言睡得还是不好,这次是因为同人文,因为他和悠然窝在一起看那些孩子写出来的,他们的日常。
故事里都很美好。
现实生活也是。李泽言想着,搂住了悠然的腰。

12/
悠然其实是个言悠圈的粉头,ID叫做“我的ID是布丁夫人”,那次李泽言写的文章,里面的四楼就是悠然。

嘘。
END










13/
魏谦也有lof号,其实他是个写手。
点开他的主页,第一篇文章就叫做“【言悠】一次小失误”。

这个也不要告诉李泽言啦。

嘘。


评论

热度(50)

  1. 已经倒了鲸九害谷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