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leave,leave,leave

刚刚注册了微博
完全不会用啊😂
欢迎勾搭
捕捉一只野生鲸鲵
发个旧粮吧
leave,leave,leave

三个leave,不同的意思。
第一个是动身,第二个是出发,第三个是离开。
正如我对你,艾伦。


王宁终于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外打拼了太久,好久没回家了。
家——东北。
王宁走进进站口,回头望了一眼北京一点都不明媚的天空。
他曾经以为会是自己一辈子的家的地方。
没了要守护的人,那便不是他的家了。

王宁眯着眼站在站台上,听到火车离站台越来越近了,夏风微微吹起他的头发,燥得人心烦。
夏天顺着裤脚爬上来,一点一点消耗着人的耐心。
最后还是登上了火车,离开了所谓的,他和艾伦的家。
最后还是离开了北京,翘起了嘴角,却弄掉了眼泪。


艾伦……艾伦……艾伦!
睡梦中的王宁一下子惊醒,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窗外是不断变换着的麦田。
耳机中还是传来歌声,王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李荣浩略带忧郁的声线,不急不躁的唱着{都一样}。
“都以为结束也会很美,
“都以为不会……”
(无缝广告233)

“喂?请问是王宁吗?”
“是,哪位?”
“哦是这样的,艾伦先生生前留下的电话是你的。你是他的家属吧。”
“生……生前?”
“对。十分抱歉,艾伦先生于昨天凌晨三点,在国道521上,发生了追尾事故。
“抢救无效。凌晨四点半。
“走了。”
王宁张开嘴想说这不怪你不用说抱歉,可还没张开嘴手便承受不了手机的重量,一下子手机掉到了地上。
“喂喂?王宁先生?王宁先生?”
王宁忽然就有点恨6plus的质量太好了。
521,正么美好的数字,然而艾伦就死在了那条国道上。
脑子一片混乱,艾伦那张俊朗的脸浮现在他的面前。
王宁下意识地狠狠咬了下舌头——听说梦里只要咬一下舌头就会醒过来。
平时那么灵,怎么这次咬出血了还没醒过来。
快醒过来啊混蛋。

用了很久王宁才慢慢反应过来,艾伦不在了——
那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大男孩,
那个整天粘着自己的大男孩,
那个不开心会趴在自己肩头哭的大男孩,
那个他的,艾伦,
不在了。

用的时间不算长,一年而已。
王宁本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活在回忆里了。
有一天常远来看王宁,两人一起出门散步。
王宁一直垂着头走在比常远微微靠前的地方。
就着没散尽的夕阳余晖,常远看见王宁垂着头,走路磕磕绊绊像是喝多了,却倔强的不肯停下来。
对啊,王宁只是喝多了。
但是这次一醉,
就醉了一生。

再后来啊,王宁得了一种病,渐冻症,绝症。


在常远的劝说——也可以说是威胁下,王宁回到了东北。
回到了他和艾伦相遇的地方。
常远在劝他回东北散心的时候王宁简直想一巴掌拍死常远。“留有旧物,想起故人”、““触景生情”这种这么简单的道理他都不懂吗?更何况他和艾伦,在东北,留下了那么多,美好得悲戚的回忆。
美好得,现在令人悲戚的,回忆。
王宁想开口反驳常远,但常远显然看出了王宁的局促与不安,轻轻说了一句:
“别怪我,车票都给你买好了,慢车。
“只是在北京,你俩留下的回忆,更多。”
王宁忽然就湿了眼眶。


每个人的爱情都各有不同,却又一定程度上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爱了不爱了,爱过不爱过。
那么,我好歹算是爱过了?
王宁闭着眼笑了一下。
只是,结局还是没料到。
{都一样}放到了最后一句:
“这情歌再甜再悲伤也让我最后为你唱,
“琴声刚起就红了眼眶,
“冷了心房……”
睁开眼,王宁有些恼怒的换了首歌,只是情歌存的太多,无论哪一首都能把他拖回回忆。
回忆啊,深不见底的回忆啊。
王宁无力的笑笑,但表面上看上去却是阳光灿烂的一片。
火车开过了那片麦田。


下了火车,王宁吸吸鼻子,果真东北还是凉快啊,王宁激动的想买一个东北大板。可他悲哀的发现,钱包里除了银行卡,就只有艾伦的照片了。
王宁出了站,找了个工行取了两千块钱,边嘬着冰棍边往家的方向走去。


王宁从兜里掏出耳机,一不小心顺带把钥匙掉了出来。
钥匙“啪哒”一声掉在地上,年久失修的钥匙扣挣脱了钥匙的束缚,独自在地上滚了两下,最后进了下水道。
王宁把冰棍棒丢进下水道,试着够了够钥匙扣,最后果断放弃。
那个钥匙扣实在不好看,银灰色的外壳已经生了铜锈。
但是那是一个情侣钥匙扣,另一半在艾伦手里。
王宁下意识掏兜,另一半,艾伦走了之后就一直在他手里了。
王宁实在懒得把另一半从下水道弄出来。
——所有东西都是这样,一开始纯洁的像是一张白纸,可就顺着时代的改变变了色,有了污渍。
他和艾伦,也一样。


“常远儿,给我买张机票,两小时之内的,我要回北京。”
“疯啦?在东北不好吗?”
王宁声音略微颤抖。
“我……放不下……”
放不下,当初。
放不下,回忆。
放不下,艾伦。
远处阳光正好,麦田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声。


两个钥匙扣是可以拼到一起的,他恍惚记起,好像是两块磁铁。
王宁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艾伦的那半钥匙扣伸向下水道,他的那一半。
出人意料的,艾伦的那一块把下水道里的那块吸了上来。
两个钥匙扣,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像是多少年前,毫无隔阂。
然后王宁酒掏出了手机,给常远打了电话。

无论结果如何,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了北京。
独守空房,等待着那个一米八七大傻个的回来。

END

评论(2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