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作孽

不要被标题吓到,其实是个小甜饼
感觉自己向着精神分裂的方向发展了😂
一定是我看了缺的《模仿游戏》后傻了的原因
写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小故事
没有明显攻受,于是挂双tag吧

无论是你的孽,你的好,我都一并消除。

 讲真,分手这件事王宁打死都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虽然他早就料到这段感情长久不了,但当女票真的把一杯度数挺高的二锅头泼到他脸上的时候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不错,很好,他暗恋了四年然后确定了不到两个月关系的女朋友把他甩了。甩之前还强行给他扣了顶黑锅。
 他的女朋友——哦,是前女朋友了。他的前任把一杯二锅头啪的一声扣到他的头上,他顿时觉得视线一片模糊,用了一上午做好的发型一下散了下来,本来挺时髦的背头现在一缕缕很听话的粘在他的额头上,还往下滴答着水。
 恩,他现在浑身酒香,如果遇到一个酒鬼估计对方会很开心地把王宁从头到尾舔个遍。
 好了说回来啊,他的前任紧接着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大喊着王宁你他妈的不要脸!你同性恋!你gay!你恶不恶心!你是不是和你那个好师弟已经上床了!你他妈还是个受!
 挺有情调的西餐厅忽然一派安静,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王宁现在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理解。
 是的,所有的顾客都齐刷刷的看着王宁,一个嘴里含着一口红酒的老大爷手中的叉子掉到了地上,在空荡的餐厅内分外响亮。像是王宁心碎的声音。
 王宁额角溢出汗珠,再不回个嘴他就真成了旁人眼中的笑柄了。你说要是你骂得对也还行,可你说得又不对,我明明就不是gay好吗!我和我师弟只是好兄弟!
 然后王宁舔舔嘴唇,好不容易想出了反驳的话语,然而他刚刚说了“那什么——”前任就啪的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脸颊火辣辣的,没被扇的另半边脸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像是暗搓搓的承认了刚刚前任骂的所有事情。
 前任跺着高跟鞋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王宁和还没付的晚餐钱。
 侍者见前任已经离去,慌忙走上来问王宁是否可以现在先结账,估计是怕王宁偷偷跑掉吃霸王餐。
 王宁抹了一把脸上的二锅头,说了句:“刷卡吧。”侍者拿出pos机,王宁一言不发地把公交卡递过去,侍者眯着眼盯了王宁半天,最后确定对方是因为被女朋友甩了然后精神失常。而不是故意拿着一张公交卡侮辱自己智商。
 于是侍者半带同情的说,先生,您拿错卡了。
 王宁有点尴尬“对不起啊确实是拿错了”,然后赶紧掏出银行卡,刷完之后输密码,很顺利的付完款出了饭店。
 晚风带着夏天的味道暖融融的吹向他。
 怎么他还是忍不住冷得打了一个哆嗦。
 王宁深刻的体会到了,原来心里难受是这种感觉,找不到人诉说,只能把一切事情藏在心里直到度过保质期。
 无意识地,王宁开始散步,一直散到了广场。然后王宁很颓废的蹲在广场中央的喷泉旁。
 他吸吸鼻子,有点想哭。
 他摸出手机,万幸啊,这部手机没被前任用二锅头泡了。然后他拨出一个电话。
 很好,可能是他今天太背,又或者是他人缘太差,电话没有被对方接起。
 他垂了下眉,把手机塞回胸前的口袋,然而手机还在执着地闪着蓝光,看上去他有点ironman的感觉。
 他摁灭手机,把电池从手机里掏了出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把电池丢进了喷泉里。
 都滚吧,什么前任什么我是个gay什么好师弟,都滚吧。
 做完这一切他又回到蹲在喷泉旁的动作。
 好冷啊,他想,原来八月的北京也会冷成这样。像是回到了记忆中春节时的东北。
 可能是悲伤过度,或者是身上的酒被细胞吸收,他有点酒劲上头,头很晕。于是慢慢地……他慢慢地睡着了……以至于,艾伦来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意识。

 艾伦很久没有追踪过一个人了,这种紧张得他腿都泛软的感受已经好久没有了。
 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住在王宁的女朋友用酒泼王宁的时候不冲上去的。反正他当时努力让自己不去揪住王宁女朋友的头发,但他还是抑制不住的一脚把自己藏身的盆栽踹倒在地上。
 然后他看着王宁出了饭店,走到广场的喷泉旁。他看着王宁打出了那个电话,几乎是同一时间,他手机上专门给王宁设置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当时王宁离他只有五六米——他就躲在圆形喷泉的另一头,他看得见王宁,王宁看不见他。
 他没敢接那个电话,等他拿着手机小跑到足够远的地方时,王宁已经把电话挂断了。他想把电话回过去,可事实上,王宁的电话打不通了,显示关机。
 他很紧张地跑回喷泉,生怕神智不清的王宁做出些什么事来。
 然后就到了现在。
 艾伦很沉默的看着靠着喷泉的王宁,被酒泼过半干不湿的头发听话的沾在额头上。
 王宁的脸微微有些白,靠着喷泉的大理石壁,身体微微蜷缩。艾伦心中起疑,夏天不该脸这么白啊。
 艾伦想去摸摸王宁的额头,但又怕会吵醒王宁。于是轻轻地把王宁额前的头发拨开。
 然后,艾伦震惊了,为什么一个男生会长得这么好看,睫毛这么长,逆天啊简直。
 他轻轻用手背碰了一下王宁的额头,恩,发烧无疑。
 艾伦有点慌了,他该怎么办?难道把发着高烧的王宁独自留在喷泉旁边,像个新晋流浪汉。
 可是……他总不能对着王宁说,嗨,我跟踪你来着,现在你发烧了,我把你送医院去吧。
 正在思考之时,王宁忽然打了个喷嚏。艾伦吓了一跳,赶紧跑开,看见王宁好像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又蹑手蹑脚的走回王宁身旁。
 王宁好像很冷的样子,艾伦赶紧想把衣服脱下来搭到王宁身上。然后他就反应过来,这是夏天,他身上就穿了一件衬衫。
 艾伦有点小尴尬,他去附近的药店给王宁买了点药(就像常识一样,通常情况下,广场旁边总会有商场,而商场里边总会有卖药的小柜台,艾伦就在卖药的小柜台那儿结结巴巴地说自己的男朋友,啊不对是好师哥发烧了。卖药的小姑娘很心机的卖给他最贵的退烧药,然而傻大伦救妻心切根本没注意到。把一张百元大钞啪的甩到柜台上,拿着药就跑了)。然后艾伦又去买了一瓶水,毕竟干吃冲剂的话想想就很不人道。他在路上边走边泡冲剂,冲剂在水中慢慢融化,他使劲晃着杯子,直到整杯水都变成粉红色。
 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竟然意料之外的有点好喝,蜂蜜的滋润再加上点草莓味的清香。他又喝了一口,心想,看来儿童退烧药就是不一样啊。
 王宁还在原处靠着喷泉石壁哆哆嗦嗦,显然他还没醒。艾伦很小心的把王宁扶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小心的给王宁喂药。天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动作王宁却还是昏睡状态。
 喂完药之后艾伦仔细的把王宁嘴角的一些残留药剂擦掉,现在王宁就这么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不吵不闹,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和王宁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
 艾伦觉得这一幕其实很美好,虽然他明知抱着自己的师哥并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又或是说,喜欢自己的师哥,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虽然同性恋在许多国家合法,但这并不代表在中国也是如此,也并不代表他们不会受到别人的非议。
 他轻轻的在王宁耳边说:
 “王宁,我喜欢你。”
 这句话他已经在心底重复了千万遍,却从来都不敢说出口。他只敢带着傻兮兮的笑容,对着王宁说“师哥师哥”。
 知晓一切的常远曾经对艾伦说,说你这就是作孽,你明明知道王宁是直的,你还装作不在乎的样子,你这就是作孽。
 “干嘛这样难为自己,干嘛这么难为王宁。”

 有一段时间王宁看不惯公司高层表里不一的样子,于是在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上他公然与高层作对。虽然这件事后来谁都没有提过,但这件事其实已经使王宁失去了很多机会。
 那段时间王宁很低迷,一直闷在家里,艾伦天天去王宁家开导王宁和王宁玩,渐渐的王宁从低迷中恢复了过来。
 “可我失去了很多机会,现在……我连朋友都没有了……”
 “哎呀你不是还有我呢吗。行了宁儿,别哭了,这有什么,以后我的工资就是你的工资。”
 王宁抬起眼睛看着艾伦,窗外的星光熠熠,全部印在王宁的眸子中。然后,然后王宁对着艾伦笑了一下。
 那是一种艾伦无法形容的笑,但后来每次想到王宁,艾伦脑海中都会最先浮现出王宁的这个笑容,和拥有整个星空的明眸。
 艾伦想起《小王子》里,狐狸曾说:“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
 是啊,艾伦想,我得到了麦子的颜色。
 艾伦就这么抱着王宁,看着星光如何璀璨一时最后慢慢暗淡,太阳如何一点一点升起,照在王宁的睫毛上。

 王宁醒了,突如其来阳光的刺激使得他不得不眨了半天的眼。适应了阳光之后他发现自己不过是在自己家。头疼欲裂,他只记得昨天他背女朋友甩了,女朋友好像还骂他什么来着,然而他已经都不记得了。
 阳光灿烂,像是雨水刚刚洗刷过,又是新的一天了啊。
 楼下的街道上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那个男人走过垂直于王宁的街道时看了王宁一眼,微笑了一下,然后就走开了,再也没有回头。

 王宁觉得那个男人很像自己曾经认识的谁,可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反正这个世界上长得相似的人多得去了,那人也不一定就是自己记忆中的谁。

 
 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啊。
 王宁打了个哈欠。
 昨天自己好像做了个梦,谁好像对他表白来着。
 不不不这不可能,王宁赶紧摇摇头,一定是这个梦有问题,他一定是做了个假梦。他这种一事无成的人,谁会对他表白呢。
 不管怎么说,他昨天睡了个好觉。

END

 



 “你确定要把艾伦从你的记忆里抹除?”
 “确定。”
 “好吧……看来你还是接受不了没有艾伦的日子啊。”
 “我……尝试适应了,可我还是适应不了啊……我忽然发现——”
 “恩?发现什么?”
 “我发现……我好像喜欢艾伦。”
 “那你干嘛要抹除这部分记忆,你不知道这种需要开颅的手术都很危险吗?”
 “没办法啊,艾伦已经不在了。越想越难受,可我不想因为他使我之后也活在他的阴影中,我想他应该也希望看到走出痛苦的我吧。”
 “…………可……你生命中最美好最灿烂的日子,不也是和艾伦一起度过的吗?”
 “那就,一并抹除。”

 艾伦坐在医院顶楼边缘上,双腿在空中晃悠。
 “对不起,宁儿。
 “权当我作孽。”


 真·END
 

 恩……你可以理解为从故事的第一个字开始就是王宁的梦境,也可以理解为从艾伦出场开始才是王宁的梦境。
 抑或是,一切都是真实的,艾伦把喷泉旁的王宁送回了家,然后逃之夭夭。
 艾伦究竟存在吗?我认为是存在的,只不过他因为某些情况而假死,伤心欲绝的王宁消除了有关艾伦的记忆,于是艾伦便在王宁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王宁。
 走过王宁楼下街道的,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当艾伦写的。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作孽。

 这个故事里的一切都不能确定,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艾宁都爱着对方。一定爱着对方。
 
 这还有点卷福跳楼的感觉呢。

评论(9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