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你那里下雪了吗?

刚刚发了分
现在内心全是MDZZ
赶紧花了二十分钟写了个小短篇安抚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在下鲸骇
文渣
挂个双tag
望轻喷
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

你那里下雪了吗?

从今天开始
我的世界再也没有你。

我不确定我能否接受未来,没你的日子。
但当看见你拉着那个长发披肩的姑娘笑着对我说,嘿宁儿,这是我女朋友。
这是我女朋友。
那时我便决定,我要离开你。
罢是我爱你太深,所以我宁愿退出有你的生活,好歹还能落得一身孑然。
以免之后,爱你更深,落得更低。

我说伦儿我不续约了,我不想在麻花混了。你有点吃惊的看着我。
其实当时我心里很希望你能拦着我,说你别走,你要走的话我也不干了,我们一起走。
可你只是点了点头,说前路险恶,自己混当心点。
你明明知道我很懦弱的,你明明知道只要你说“不行”我就会立马留下来的,你明明知道我心里一点都不想走的。
你干嘛不拦着我。
干嘛不把我的那份懦弱,一起勇敢掉。

我独自一人在家看《釜山行》,看完我有点害怕。
害怕到不敢自己去上厕所的那种。
于是我给你打电话,问你能来陪陪我吗?
你说对不起啊宁儿,我正和㼿㼿看电影呢。
㼿㼿,㼿㼿。
我想起来了,㼿㼿就是那个长发披肩的姑娘。
好吧,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沦落到连同事都不是了,我还能奢求点什么呢?
也许没了你的前路真的险恶,谁知道呢?

后来我们的日子各自也都安好。
我按照自己梦想的那样,独自一人去了一直想去的长崎旅行。长崎海港的海风都是带着盐粒的,刮到脸上生疼。
当初还是你给我看了看长崎的照片,说你看见了吧,多好看,哪天我有钱了我一定去那儿玩!
拍下的风景照片上没有你,我在镜头面前笑得张狂。
只是我的双颊有些微红,是被海风吹的,看上去我像是被人打了一拳。

你看啊,就连一直认为有生之年不可能看到的《神探夏洛克第四季》都更新了啊。
我看着之前那个毒舌的侦探,一向说自己“我是高功能反社会人格,我没有感情”的家伙,如今却忽然因为玛丽的死、医生的不理不睬而伤心。
我忽然想到一切都变了,他说他没有心,可当他有了心的时候他就要适应人世间的阴晴圆缺悲欢离合。
就像我们俩。
一开始只是朋友关系,但后来莫名其妙的我有点喜欢你。
现在我也要试着接受没你的日子。
有时候会想着如果能回到从前就好了,我们在一起看着第一季里刚刚相识的侦探和医生,一起分析着剧情。
如果侦探没有认识医生的话,他是不是还单纯得像个孩子。
如果我们能回到从前,谁都不懂感情。
谁都不懂,一直单纯到现在。
多好。

接到我退出麻花后你打给我的第一个电话,是你说你要结婚了,和㼿㼿。
噢,是吗?那恭喜了。
我的声音平静得听不出暗地里的那一丝颤抖。
恭喜。
恭喜你终为人夫。
恭喜我成功的离开了你。
恭喜我没有纠缠你一辈子。
你说好兄弟么,婚礼你去不去?
我说,去。
你当时就笑了,笑声透过手机传过来大得惊人。
你说那就这么定了啊,你当我伴郎吧。

我忘了自己是否同意了当你的伴郎,你没说。后来婚礼的那天我去了,看见你在化妆间用摩丝缕自己的头发。十二月中旬穿着单薄的礼服,冻得像个孙子。
你脸有些红,大概是太激动,我不知道,也不想问。
你看见我在化妆间没精打采地像根苦菜,冲我招招手,说宁儿,我这就要结婚了,你还不赶紧找个媳妇当我嫂子啊,你打算单身一辈子啊。
我撇撇嘴,谁看得上我啊,我不想祸害了人家姑娘。
你说那哪成呢,你挺好的,随便相几次亲不就有啦。
我在暗地里咬了一下快要见红的嘴唇,转而笑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说还有别人喜欢你你信吗?
我如此这般问你。
你喷着摩丝的手顿了一下,不会吧难道我还有粉丝?
“对啊,你是那个粉丝一辈子的偶像。”
——我心中暗想,只是这句话终究没能说出口。
你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丈夫,我只不过是你一辈子的好哥们。没理由羁绊你太多。
没理由。

真他妈帅。
这是我看见你把那一身行头都装扮好之后的第一句话。真……阳刚。——和站你身旁的阴柔妩媚的常远比较起来的话。
是吗?
你嘴角勾起一个向上的弧度,那你说㼿㼿会喜欢吗?
……我……不知道啊……
我有点尴尬地躲避着你的目光,这时旁边的常远仿佛看出了什么一样赶紧圆场:
“哎呀伦儿你看你,人家宁儿之前一直在国外呢又没怎么见过㼿㼿。你现在这么一问谁答得出来啊。”

常远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一旁,说你小子一跑跑他妈的半年,现在日本口音都重了,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们几个!
有啊……
我啼笑皆非。
有你他妈的不把艾伦抢回来!今天他就要结婚了啊!你知道他每天晚上说的梦话是什么吗?是他妈的喊你的名字!
可我已经回不去了。

这是时你从化妆间出来了,右手牵着穿着一身雪白婚纱的新娘。
㼿㼿,你先和远儿出去准备一下,我和宁儿说点事。
㼿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艾伦,最后点点头和常远去找伴娘去了。出去前常远偷偷回头对我眨了眨眼,笑得意味深长。

“宁儿。”
我清楚的看见了你的眼睛里映着我的倒影。
我忽然想让我的影子一辈子都能出现在你的瞳孔中。
“宁儿。”
见我没反应,你又叫了一遍我的名字。
声音很轻柔,我忽然有点想哭。
正如常远所说,如果,如果我早就知道你也喜欢我的话。
我还会不会选择离你远去。


“宁儿我和你说件事啊。
“你说你不续约了,我当时后背一凉。
“我怕你要走。
“于是我找到了㼿㼿,我说你都要走了,说不定我找一个女朋友你就不会走了。
“但显然我想错了。
“你不喜欢我。
“你独自一人去了长崎。
“此时我想和㼿㼿分手,但一次酒后误事,我已经无法与㼿㼿分手了。她的一辈子都毁在我手上了。我总不能弃她不顾。
“所以,我现在告诉你,我喜欢你。
“今天之后,我就再没有机会对你说这句话了。
“你说,现在还来得及吗?”

“我……”
我看见你眼中满是水光。
“我,我也,喜欢你啊。”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

我忽然不敢再说些什么别的。
我知道这些太迟了。
于是我扭头,透过玻璃我看到外面已经下雪了,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我忽然想到十几年前,我在哈尔滨拍戏,你在海南度假。我看见哈尔滨的雪一片晶莹,给你发了条短信。
你那里下雪了吗?
下了。
不可能,海南哪有雪?
我不在海南。我在马路对面。
我一个回头,看见你闯了红灯向我飞奔而来,嘴角的笑容傻兮兮的,不顾大衣被风吹开,顶着鹅毛大雪冲我边跑边大喊:
“我这里——也——下雪了——”

我回过神。


“宁儿,带我走吧。”
我们去我一直想去的长崎,我们有一所属于我们的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们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不要去管别人的眼光。
你带我走吧。

“好。”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我伸出手,你握住。
你嘴角又荡开了我最喜欢的那种笑容,像是能够融化坚冰的阳光。
“走。”
我听见风在耳边呼啸,听见㼿㼿大喊艾伦,听见宾客的尖叫声,听见常远和想要去追我们的人打作一团。

已经跑出了大厅,雪落在睫毛上很难受,我觉得我哭了,但眼泪流下来没有知觉,我也懒得管。
“等等,宁儿。”
你忽然停止了跑动,于是我也停下来。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你那里下雪了吗?”

“下了啊。”

END

评论(1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