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八月桂花香

这里鲸骇,看了远儿的《八月桂花香》哭到不行
所以干脆就写了一个现代版的《八月桂花香》
文渣
望轻喷
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

下为正文
时光已逝,桂香依旧,静等故人来

车轮与湿滑的柏油路面发出摩擦声,声音没有多大但确实为之后的声音埋下了伏笔。
紧接着是重物撞击的声音,像是平日里一声闷雷响。
“嘭——”

“滴答,滴答……”
声音细水长流,没人听得出是鲜血落地的声音。
——就算听出来了,又能怎样呢?即使是如此高超的现代科技,也没能挽救他那失血过多的双腿。

“艾伦儿,早点回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想让我带点什么土特产啊?”
“桂花糕!”
“。。。东北有卖桂花糕的?”
“我不管我就要桂花糕!”
“行!”
艾伦有点宠溺地刮了下王宁的鼻尖,“那我走啦。”

“艾伦东北冷吗?感受到我们东北人的热情了吗?”
艾伦掏出手机,看见这行短信,撇嘴一笑,回道:
“完全没有感受到。话说回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人去勾搭你吧?”
“恩……常远儿来了一次。说趁着你不在叫我一起吃烧烤去。”
艾伦脸色一暗:
“等我回去打折他的狗腿。”
“哎人家远儿也没干什么啊……别忘了我的桂花糕昂。”

“回话啊艾伦?”
“艾伦?伦儿?”
“再不回我就真和常远儿烧烤去了啊!”
“艾伦?”
“艾伦!”

……
后来王宁再也没收到艾伦的短信。
不止短信,是一切消息。
听说他被车撞了,当场殒命,尸体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手机上显示还在编辑短信。
听说那条未写完的短信是这样写的:
“忘不了,等回去之后我学学制作方法,自己给你做啊。到时候我在小区门前的花圃种上两棵桂”
是想说种上两棵桂花树吗?
可这条短信,王宁终究没收到啊。
就差了几秒而已,就差了一辈子啊。

“王宁!”
常远扯着嗓子在门口喊王宁的名字。
“王宁你快出来!”
王宁步履蹒跚地打开门:
“吵吵啥?常远你都67了还这么闹!”
“有人在门卫室给你留了东西。”
“留的什么啊?”
“桂花糕。”

“艾伦当年失血过多失去了两条腿,打定心不去拖累你,在东北住着呢。两年前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喏,现在连我都不认识了,就认识你。”
坐在前往东北的火车上,常远絮絮叨叨地和王宁讲着艾伦。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艾伦没死。”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啊。

“我……知道。他不让我告诉你。”

艾伦,你把我当什么啊。

思绪混混沌沌的,零零散散的记忆拼出了王宁的模样。
“艾伦儿——”
有一个很苍老但很熟悉的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
一双手覆住了他的手。
——那双手、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宁、宁儿——”
艾伦费力地用不成调的嗓音叫出王宁的名字。
就那一个名字,牵挂了他一生啊。

接着艾伦又费力地抬起手,用颤抖的手指指向半掩着的窗户。
常远很识相地“吱呀”一声推开窗。
然后,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常远惊叫一声,半晌说不出话。

“宁儿,桂、桂花——”
王宁回头。
桂树满园,正好的阳光如同蜂蜜一般懒洋洋的挂在花瓣上,照到王宁眼里是一片金黄。

时光已逝,桂香依旧。

END






评论(1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