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刚刚好

这里鲸骇。。。
文渣一个。。。
请多指教。。。
正文开始前
有一些废话要说
本文内没有人名
“他”为艾伦,“对方”为王宁
当然你反过来也是可以的
这篇文是二薛的歌改编的
请自行配置“刚刚好”bgm
最后
看不懂的话我也没办法
毕竟文渣哭嘤嘤QAQ

远处的灯塔闪过一丝红光
他不安的抬眉
听着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声音大得他暂时忘记了翻涌着痛苦的回忆

冰凉的海水溅湿了他的白色帆布鞋
他终于爬上了这座灯塔
期待着还能看到那个身影
对他回眸一笑
他一脸惊诧
指尖习惯性的穿过对方的发梢

可能是场景太过熟悉
熟悉到幻觉都不愿轻易放弃
一遍又一遍上演相同的戏码

手指轻轻触碰着冰凉的石壁
那么多的思念
似乎融化在了这一刻
融入了冰冷的石壁


“分手吧。”
……………
曾几何时
这句话如同梦魇般
缠绕着他

过去不肯放过他

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
他回神
空洞的眼神带着迷离
就算是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眼神也再没像以前那样闪着光

脚下是一块贝壳
暗夜中看不清颜色
他拾起来
轻轻抚掉上面的青苔和泥土

……
原来所有东西都是这样
一开始雪白如同白纸
慢慢就染了色
再也回不到那张最初的白纸

就像那颗贝壳
就像他和他


原来感情会挣扎
撕裂原本的两个人
露出感情原本丑陋肮脏的面目

如果再来一次……
他还会不会选择执迷不悟
葬身感情的深渊

还是……
不要再来了

不是他不想
他明知心底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着当然啊当然要重来啊

但是
如果对方
那个他
也要再体会一次
当初
他们最后悲戚的结局
陪着他一起经历种种
失败
挫折
悲痛

还是算了
他垂眸
自嘲一笑

塔顶有一枚明镜
是对方摆的
如今
镜子多了裂痕
把他映得斑斓又支离破碎
而他和他
也情不自禁表演着虚伪的爱情

他将手附上镜子上的裂痕
指尖划破一条殷红的伤口
不多不少的鲜血染红镜子的裂痕
不多不少
刚刚好


感情像是一杯热水
慢慢的
没人加热
也没人喝
就被遗忘了
最后
凉得彻骨

感情像是他和他挽着手走在旧巷
不知是谁先松开了手
走得决绝

感情像是他出差
收到对方的短信
“对不起
“我们的爱
“刚刚好。

“请忘掉我好吗?

“照顾好自己。”

前面惊涛骇浪
结尾却风轻云淡
像是每一次他出差前
对方整理着他的衣领
在他耳边说一句:
“我不在啊……
“照顾好自己。”

当时的他还从未想过那句话会成真
只怪当时的他太年轻
太炙烈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贝壳上坑坑洼洼的印记
忽然想起那次故事的后续

他退掉机票
由于打不到车
淋着雨跑回家
听着钥匙在锁孔中发出熟悉的“咔”一声
看见对方正整理着地上的行李箱
看见他回来
眼里满是伤痕
却又似乎毫不在意

“你回来啦。
“正好,
“我要从你的生活中退场了。”

对方用尽力气给他挤出一个看似阳光的笑容。
“再见。”

“等一下。”
他忽然开口,
对方拉着行李箱
握在门把上的手停顿了一下
“嗯?”了一声
带着强烈的鼻音
一看就是哭了

“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哪怕只有一分也好
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最后一次
我想再抱抱你

对方回头
眼眶中满是泪水

他张开双臂走向对方

对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那一刻,
他分明看到,
对方眼里
有一丝……
惊恐

“对不起……
“刚刚好,现在的时空,现在的距离,现在的地点。
“刚刚好。”

对方拉着箱子出了门
行李箱划过地面的声音
如同利刀
划过他的心

用力爱过的人
不该计较


他无数次想发疯的夺回对方
他就是觉得对方应该是他的
就他妈该是他的
人也好
心也好
都只能有他
他受不了对方已经和另一个女人喜结连理
但他能干什么?
让那个女人失去丈夫?
失去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他知道自己不会做这种事
他不是没想过逃避
只是记忆无数次的把他的过去
已经结痂的伤疤
血淋淋的撕给他看

——他和他的过去

医生给了他诊断
“记忆紊乱”

就好像是
把一部电影
剪成多段
再重新排列组合之后
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然后每一次记忆紊乱之后
再沉默
不堪
再试着忘怀
然后记忆再翻覆上来
点点滴滴
压垮他的最后一丝理智

一切的根源
是对方
那个他
那个痛恨过
怀念过
深爱过的
他。



他独自在感情中挣挣扎扎
企图冲破命运的枷锁
是不是
真的
该放手了……
也该从
对方的生活中
退场了……

他翻身跃起
开始收拾行李

他背上背包
带上已经蒙了灰尘的吉他
站在站台上
手机猝不及防的响了
他看了一眼
是对方:
“我们……算是分手了吧………”
他垂眸
不回答

原来分手不过这么简单
简单到甚至于不需要任何言语
时间就冲刷了一切
无论你想或不想
爱或不爱
一个波浪翻滚而来
也就结束了一切

他多希望自己这时候可以笑着说
怎么会呢
不是要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吗
然后他放下吉他
暗自想着晚上给自己家的那个做点什么养养胃

可是他说不出口
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
自己没有反驳的余地
甚至不敢说一声
“不算”

可能每个故事都是平等的
前面太过美好
结尾就太过悲戚

分手后
他也不是没问过对方
“为什么?”
对方都只是垂眸
任窗外的夕阳洒进来
亮晶晶的阳光洒在他的睫毛上
晕开渲染成一幅画
无动于衷

最后被他说烦了
对方第一次
收起了温柔低沉的声线
换了一种近乎咆哮的语气
“不爱
“就是不爱了
“什么都可以当作理由
“那么
“你想听哪一个?”

说到底不也还是分手
说到底不也
还是不爱

也许真的刚刚好吧
他和他

他们在一起七年了
七年
对于如今这个时代中
合久必分的爱情
他们已经算长的了

七年间
他们也不是没吵过没骂过没互相伤害过
但好歹最后都和好了

吵了那么多次
他才第一次发现
原来最可怕的不是吵架
而是对方告诉你
不爱了
不爱
多不负责任的理由
还逼着对方
必须接受


昨天发生了一件
令他没想到的事
他在街上遇见了对方
几天没见
对方瘦了一大圈
他略微有点心疼
但毕竟已经分手了
他已经没了正当的理由
给对方一个依然如故的拥抱
告诉对方
自己
再也
再也不会
离开他了

令他略微有点不快的是
对方身边
有一个女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那么一些恍惚
好像时间回到了多少年前
他们两个一起待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
一起为了所谓的梦想奋斗
对方的梦想是当一个画家
满世界写生
然后对方问他
他的梦想是什么
他欲言又止
最后也没有说话

其实
他的梦想很简单
甚至说是曾经
已经实现了

他的梦想就是
可以一直陪在对方身边
不要离开对方
对方的生活中
可以一直都有他
对方的画布上
也能有他的身影

何其简单,
又何其困难

毕竟这个梦想
他曾经实现了
可最后
还是自己
亲手
把对方弄丢了啊

因为是自己弄丢的
所以谁都不能怪
所以只能自己哭
自己难过

时间回到昨天
他最后呆呆的看着对方和自己擦身而过

其实他和他的爱情早已死去
也别再期待什么起死回生


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
他分明看见
对方右脸
有一道不易察觉但又确实存在的疤痕

现在的他
背着吉他站在站台上的他
一想到这
心底都会一痛

那道磨灭不去的伤疤
正如同他们的爱情

那是某次吵架
他气急败坏
向对方随手丢了一个玻璃杯

身后传来玻璃划过皮肤的声音
他还是没回头
出了门
留对方一个背影
但其实他明明知道
自己关上门的那一瞬间
眼泪就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然后就进入了冷战
对方一开始脸上还贴着创可贴
很多次对方睡着了
他就开开灯
坐在对方身边
一遍一遍的向对方道歉
——虽然明知对方在睡梦中
根本就听不见

他还在昏黄的灯光下
看着对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他忍不住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如此深情却又如此梦幻

多少次他将手附上对方脸上的创可贴
指尖微微颤抖
像是在忏悔自己的罪过
却有不敢将创可贴掀开
不敢面对那道伤口

不敢面对对方

后来
对方揭下了创可贴
他忽然意识到
对方是疤痕体质
那条几乎可以说是丑陋的伤痕
就那么一直一直
留在了对方脸上

腿脚发重
有些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了
他蹲下身
头埋在臂弯里
一遍一遍呢喃对方的名字
“对不起………”
“对不起………”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远处传来铁轨摩擦的声音
火车要到了


出门已经半年了
半年间
他走了大半个地球
只为了逃避


他在巴厘岛看过世界上最晶莹的海水
蓝得像是一颗宝石
他在莫斯科看过极光
墨绿的天空下
他感叹自然的神奇
他在长崎港口做过渔船
风中带着盐粒轻轻吹刮到他的脸上
他在仰光看见了波光潋滟的干基道湖
毫无杂质的湖水中
倒映出他的倒影

某一次在佛罗伦萨
他偶然经过圣母百花大教堂
他停住了脚步
他见过的教堂不少
但很少有教堂能如此妩媚
这座用彩色大理石按几何图案装饰起来的的美丽教堂
将文艺复兴时代所推崇的古典、优雅、自由诠释得淋漓尽致

他恍惚了一下
这好像
是对方的心愿啊

“如果有一天
“我能在圣母百花大教堂
“和我心爱的人站在一起的话
“那有多好”


他很想问问对方
那我是你什么人
说不爱就不爱了
玩偶吗?

可我是人啊
我也……
会痛啊

我也会痛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
他没有走进那座教堂
早就完结的故事
没必要再追



抬头
他在冰岛南部的最高建筑
knarrarós灯塔里
每半小时划过一道红光
为路过的渔船指引方向
手中的贝壳依然冰冷
面前的镜子依然支离破碎

外面是点点繁星
装饰着地球上最北方的国家
这里竖立着人和自然脆弱的平衡

再过一小时
极昼就要开始了
谁也不知道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
如此荒凉又如此悲戚

他抬头望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走到露台边
海浪拍打岸边礁石的声音依然汹涌
他靠在露台边
向远处无边无际的海洋望了一眼

“扑通——”

以死相逼
你还是不回头吗

波涛依然汹涌
但塔顶上却再无人迹

第二天冰岛见报
“年久失修的knarrarós灯塔中
“一男子离奇坠落
“据警方调查
“应是自杀事件
“尸体还在搜寻中”

…………
……………
………………
“镇定剂!快,镇定剂!”
“又出现幻觉了?”
“嗯。”
“哎……他们俩……孽缘啊……话说回来……他现在的幻觉和记忆紊乱,都是他和对方的事吧……”
这是某医院内的某个医生和护士的谈话
谁也不知道
医生注射完镇定剂
走出病房
又回头看了一眼
病床上有一人正因为药效昏睡不醒
旁边还有一个人
正呆呆的望着床上的那人

医生叹口气
什么孽缘不孽缘的

他们俩
就是金玉良缘

THE END


解释一下……前面的某一章里……我说过“他”是记忆紊乱……所以从一开头到冰岛见报……都只是他的记忆紊乱……真正的事实只有最后一段……“对方”陪在“他”的身边……
当然最后一段也不一定是事实……谁知道呢?你也可以理解为两人一起在灯塔上殉情………hebe你可以自己想象,因为有了“他”是记忆紊乱这个设定,你可以自己穿插着读这篇番外……先看第一章……再看最后一张什么的……每一章也都可以理解为单独的小故事……
希望这不是 刚刚好 的结局。。。
而是一个新的开始(●°u°●)​ 」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