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九害谷

虽然我弱点很多,但世界不那么认为,只要有一个,就有一个强项就行了,这就是世界。

【艾宁】八月桂花香

这里鲸骇,看了远儿的《八月桂花香》哭到不行
所以干脆就写了一个现代版的《八月桂花香》
文渣
望轻喷
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

下为正文
时光已逝,桂香依旧,静等故人来

车轮与湿滑的柏油路面发出摩擦声,声音没有多大但确实为之后的声音埋下了伏笔。
紧接着是重物撞击的声音,像是平日里一声闷雷响。
“嘭——”

“滴答,滴答……”
声音细水长流,没人听得出是鲜血落地的声音。
——就算听出来了,又能怎样呢?即使是如此高超的现代科技,也没能挽救他那失血过多的双腿。

“艾伦儿,早点回来啊——”
“知道了知道了,想让我带点什么土特产啊?”
“桂花糕!”
“。。。东北有卖桂花糕的?”
“我不管我就要桂花糕!”
“行!”
艾伦有点宠溺地刮了下王宁的鼻尖,“那我走啦。”

“艾伦东北冷吗?感受到我们东北人的热情了吗?”
艾伦掏出手机,看见这行短信,撇嘴一笑,回道:
“完全没有感受到。话说回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没人去勾搭你吧?”
“恩……常远儿来了一次。说趁着你不在叫我一起吃烧烤去。”
艾伦脸色一暗:
“等我回去打折他的狗腿。”
“哎人家远儿也没干什么啊……别忘了我的桂花糕昂。”

“回话啊艾伦?”
“艾伦?伦儿?”
“再不回我就真和常远儿烧烤去了啊!”
“艾伦?”
“艾伦!”

……
后来王宁再也没收到艾伦的短信。
不止短信,是一切消息。
听说他被车撞了,当场殒命,尸体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手机上显示还在编辑短信。
听说那条未写完的短信是这样写的:
“忘不了,等回去之后我学学制作方法,自己给你做啊。到时候我在小区门前的花圃种上两棵桂”
是想说种上两棵桂花树吗?
可这条短信,王宁终究没收到啊。
就差了几秒而已,就差了一辈子啊。

“王宁!”
常远扯着嗓子在门口喊王宁的名字。
“王宁你快出来!”
王宁步履蹒跚地打开门:
“吵吵啥?常远你都67了还这么闹!”
“有人在门卫室给你留了东西。”
“留的什么啊?”
“桂花糕。”

“艾伦当年失血过多失去了两条腿,打定心不去拖累你,在东北住着呢。两年前得了阿尔茨海默症,喏,现在连我都不认识了,就认识你。”
坐在前往东北的火车上,常远絮絮叨叨地和王宁讲着艾伦。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艾伦没死。”

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啊。

“我……知道。他不让我告诉你。”

艾伦,你把我当什么啊。

思绪混混沌沌的,零零散散的记忆拼出了王宁的模样。
“艾伦儿——”
有一个很苍老但很熟悉的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
一双手覆住了他的手。
——那双手、他怎么可能忘记呢?

“宁、宁儿——”
艾伦费力地用不成调的嗓音叫出王宁的名字。
就那一个名字,牵挂了他一生啊。

接着艾伦又费力地抬起手,用颤抖的手指指向半掩着的窗户。
常远很识相地“吱呀”一声推开窗。
然后,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常远惊叫一声,半晌说不出话。

“宁儿,桂、桂花——”
王宁回头。
桂树满园,正好的阳光如同蜂蜜一般懒洋洋的挂在花瓣上,照到王宁眼里是一片金黄。

时光已逝,桂香依旧。

END






【艾宁】P.R.I.C.E.

开学之后就没写过什么东西了
直到今天下午
用了不到十五分钟写完的小小短篇
写得很渣
挂个双tag

这里鲸骇
望轻喷
不足之处请多多指教

就这样

part1
熟悉的音乐响起
大幕拉开
突如其来强光的刺激使得王宁不得不眨眨眼

他和艾伦演一对情侣,彼此相爱但也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戏里两人分手,和好,最后有了绝症的王宁割腕自杀。有点凄美的剧情。
有时候王宁就想啊,如果艾伦真的喜欢自己多好啊。但事实就是,他们只是同事,即使艾伦真的深情地望着王宁,那也只是在舞台上。

part2
王宁也不是没追求过艾伦,只是没有结果,艾伦是个直的,而且有女朋友了。
“王宁儿,我真的不喜欢你。”
一向性情温和的艾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严肃的,一字一顿的对着王宁说。
后来王宁还是喜欢着艾伦,用尽全力的那种喜欢。
——即使艾伦不喜欢他。

part3
今天是这部名叫“left”的戏剧,最后一场巡回演出。以后大概再也不会有人演了,毕竟王宁的合约快到期了,而这部戏本来效果就不太好,公司也懒得再派人接替王宁了。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和艾伦合作了吧。
不知不觉间戏已经演到了接近尾声,艾伦微红着眼眶,轻轻的抱住他的“尸体”,说:
“我以后会一直坐在你左边
“因为我右边,
“有我最爱的人呐。”
舞台上的王宁左手腕血流成河,右手持刀,空洞的眼睛里映着艾伦的影子。

part4
王宁持刀,站在落地窗前,北京这座不夜之城此时竟然莫名其妙的安静。

既然知道以后可能无法再与你合作,
倒不如永远活在戏里。

至少那个那个世界里的我们是情侣。
直到沧海桑田,世界陨灭。
你会一直在我左边。

part5
干净的阳台瓷砖溅上斑斑血迹,形状狰狞。

END

【艾宁】刚刚好

这里鲸骇。。。
文渣一个。。。
请多指教。。。
正文开始前
有一些废话要说
本文内没有人名
“他”为艾伦,“对方”为王宁
当然你反过来也是可以的
这篇文是二薛的歌改编的
请自行配置“刚刚好”bgm
最后
看不懂的话我也没办法
毕竟文渣哭嘤嘤QAQ

远处的灯塔闪过一丝红光
他不安的抬眉
听着潮水拍打礁石的声音
声音大得他暂时忘记了翻涌着痛苦的回忆

冰凉的海水溅湿了他的白色帆布鞋
他终于爬上了这座灯塔
期待着还能看到那个身影
对他回眸一笑
他一脸惊诧
指尖习惯性的穿过对方的发梢

可能是场景太过熟悉
熟悉到幻觉都不愿轻易放弃
一遍又一遍上演相同的戏码

手指轻轻触碰着冰凉的石壁
那么多的思念
似乎融化在了这一刻
融入了冰冷的石壁


“分手吧。”
……………
曾几何时
这句话如同梦魇般
缠绕着他

过去不肯放过他

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
他回神
空洞的眼神带着迷离
就算是已经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眼神也再没像以前那样闪着光

脚下是一块贝壳
暗夜中看不清颜色
他拾起来
轻轻抚掉上面的青苔和泥土

……
原来所有东西都是这样
一开始雪白如同白纸
慢慢就染了色
再也回不到那张最初的白纸

就像那颗贝壳
就像他和他


原来感情会挣扎
撕裂原本的两个人
露出感情原本丑陋肮脏的面目

如果再来一次……
他还会不会选择执迷不悟
葬身感情的深渊

还是……
不要再来了

不是他不想
他明知心底有个声音在他耳边说着当然啊当然要重来啊

但是
如果对方
那个他
也要再体会一次
当初
他们最后悲戚的结局
陪着他一起经历种种
失败
挫折
悲痛

还是算了
他垂眸
自嘲一笑

塔顶有一枚明镜
是对方摆的
如今
镜子多了裂痕
把他映得斑斓又支离破碎
而他和他
也情不自禁表演着虚伪的爱情

他将手附上镜子上的裂痕
指尖划破一条殷红的伤口
不多不少的鲜血染红镜子的裂痕
不多不少
刚刚好


感情像是一杯热水
慢慢的
没人加热
也没人喝
就被遗忘了
最后
凉得彻骨

感情像是他和他挽着手走在旧巷
不知是谁先松开了手
走得决绝

感情像是他出差
收到对方的短信
“对不起
“我们的爱
“刚刚好。

“请忘掉我好吗?

“照顾好自己。”

前面惊涛骇浪
结尾却风轻云淡
像是每一次他出差前
对方整理着他的衣领
在他耳边说一句:
“我不在啊……
“照顾好自己。”

当时的他还从未想过那句话会成真
只怪当时的他太年轻
太炙烈

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贝壳上坑坑洼洼的印记
忽然想起那次故事的后续

他退掉机票
由于打不到车
淋着雨跑回家
听着钥匙在锁孔中发出熟悉的“咔”一声
看见对方正整理着地上的行李箱
看见他回来
眼里满是伤痕
却又似乎毫不在意

“你回来啦。
“正好,
“我要从你的生活中退场了。”

对方用尽力气给他挤出一个看似阳光的笑容。
“再见。”

“等一下。”
他忽然开口,
对方拉着行李箱
握在门把上的手停顿了一下
“嗯?”了一声
带着强烈的鼻音
一看就是哭了

“我可以……再抱抱你吗?”
哪怕只有一分也好
哪怕只有一秒也好
最后一次
我想再抱抱你

对方回头
眼眶中满是泪水

他张开双臂走向对方

对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那一刻,
他分明看到,
对方眼里
有一丝……
惊恐

“对不起……
“刚刚好,现在的时空,现在的距离,现在的地点。
“刚刚好。”

对方拉着箱子出了门
行李箱划过地面的声音
如同利刀
划过他的心

用力爱过的人
不该计较


他无数次想发疯的夺回对方
他就是觉得对方应该是他的
就他妈该是他的
人也好
心也好
都只能有他
他受不了对方已经和另一个女人喜结连理
但他能干什么?
让那个女人失去丈夫?
失去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他知道自己不会做这种事
他不是没想过逃避
只是记忆无数次的把他的过去
已经结痂的伤疤
血淋淋的撕给他看

——他和他的过去

医生给了他诊断
“记忆紊乱”

就好像是
把一部电影
剪成多段
再重新排列组合之后
形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然后每一次记忆紊乱之后
再沉默
不堪
再试着忘怀
然后记忆再翻覆上来
点点滴滴
压垮他的最后一丝理智

一切的根源
是对方
那个他
那个痛恨过
怀念过
深爱过的
他。



他独自在感情中挣挣扎扎
企图冲破命运的枷锁
是不是
真的
该放手了……
也该从
对方的生活中
退场了……

他翻身跃起
开始收拾行李

他背上背包
带上已经蒙了灰尘的吉他
站在站台上
手机猝不及防的响了
他看了一眼
是对方:
“我们……算是分手了吧………”
他垂眸
不回答

原来分手不过这么简单
简单到甚至于不需要任何言语
时间就冲刷了一切
无论你想或不想
爱或不爱
一个波浪翻滚而来
也就结束了一切

他多希望自己这时候可以笑着说
怎么会呢
不是要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吗
然后他放下吉他
暗自想着晚上给自己家的那个做点什么养养胃

可是他说不出口
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
自己没有反驳的余地
甚至不敢说一声
“不算”

可能每个故事都是平等的
前面太过美好
结尾就太过悲戚

分手后
他也不是没问过对方
“为什么?”
对方都只是垂眸
任窗外的夕阳洒进来
亮晶晶的阳光洒在他的睫毛上
晕开渲染成一幅画
无动于衷

最后被他说烦了
对方第一次
收起了温柔低沉的声线
换了一种近乎咆哮的语气
“不爱
“就是不爱了
“什么都可以当作理由
“那么
“你想听哪一个?”

说到底不也还是分手
说到底不也
还是不爱

也许真的刚刚好吧
他和他

他们在一起七年了
七年
对于如今这个时代中
合久必分的爱情
他们已经算长的了

七年间
他们也不是没吵过没骂过没互相伤害过
但好歹最后都和好了

吵了那么多次
他才第一次发现
原来最可怕的不是吵架
而是对方告诉你
不爱了
不爱
多不负责任的理由
还逼着对方
必须接受


昨天发生了一件
令他没想到的事
他在街上遇见了对方
几天没见
对方瘦了一大圈
他略微有点心疼
但毕竟已经分手了
他已经没了正当的理由
给对方一个依然如故的拥抱
告诉对方
自己
再也
再也不会
离开他了

令他略微有点不快的是
对方身边
有一个女人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那么一些恍惚
好像时间回到了多少年前
他们两个一起待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
一起为了所谓的梦想奋斗
对方的梦想是当一个画家
满世界写生
然后对方问他
他的梦想是什么
他欲言又止
最后也没有说话

其实
他的梦想很简单
甚至说是曾经
已经实现了

他的梦想就是
可以一直陪在对方身边
不要离开对方
对方的生活中
可以一直都有他
对方的画布上
也能有他的身影

何其简单,
又何其困难

毕竟这个梦想
他曾经实现了
可最后
还是自己
亲手
把对方弄丢了啊

因为是自己弄丢的
所以谁都不能怪
所以只能自己哭
自己难过

时间回到昨天
他最后呆呆的看着对方和自己擦身而过

其实他和他的爱情早已死去
也别再期待什么起死回生


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
他分明看见
对方右脸
有一道不易察觉但又确实存在的疤痕

现在的他
背着吉他站在站台上的他
一想到这
心底都会一痛

那道磨灭不去的伤疤
正如同他们的爱情

那是某次吵架
他气急败坏
向对方随手丢了一个玻璃杯

身后传来玻璃划过皮肤的声音
他还是没回头
出了门
留对方一个背影
但其实他明明知道
自己关上门的那一瞬间
眼泪就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然后就进入了冷战
对方一开始脸上还贴着创可贴
很多次对方睡着了
他就开开灯
坐在对方身边
一遍一遍的向对方道歉
——虽然明知对方在睡梦中
根本就听不见

他还在昏黄的灯光下
看着对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他忍不住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如此深情却又如此梦幻

多少次他将手附上对方脸上的创可贴
指尖微微颤抖
像是在忏悔自己的罪过
却有不敢将创可贴掀开
不敢面对那道伤口

不敢面对对方

后来
对方揭下了创可贴
他忽然意识到
对方是疤痕体质
那条几乎可以说是丑陋的伤痕
就那么一直一直
留在了对方脸上

腿脚发重
有些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了
他蹲下身
头埋在臂弯里
一遍一遍呢喃对方的名字
“对不起………”
“对不起………”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

远处传来铁轨摩擦的声音
火车要到了


出门已经半年了
半年间
他走了大半个地球
只为了逃避


他在巴厘岛看过世界上最晶莹的海水
蓝得像是一颗宝石
他在莫斯科看过极光
墨绿的天空下
他感叹自然的神奇
他在长崎港口做过渔船
风中带着盐粒轻轻吹刮到他的脸上
他在仰光看见了波光潋滟的干基道湖
毫无杂质的湖水中
倒映出他的倒影

某一次在佛罗伦萨
他偶然经过圣母百花大教堂
他停住了脚步
他见过的教堂不少
但很少有教堂能如此妩媚
这座用彩色大理石按几何图案装饰起来的的美丽教堂
将文艺复兴时代所推崇的古典、优雅、自由诠释得淋漓尽致

他恍惚了一下
这好像
是对方的心愿啊

“如果有一天
“我能在圣母百花大教堂
“和我心爱的人站在一起的话
“那有多好”


他很想问问对方
那我是你什么人
说不爱就不爱了
玩偶吗?

可我是人啊
我也……
会痛啊

我也会痛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
他没有走进那座教堂
早就完结的故事
没必要再追



抬头
他在冰岛南部的最高建筑
knarrarós灯塔里
每半小时划过一道红光
为路过的渔船指引方向
手中的贝壳依然冰冷
面前的镜子依然支离破碎

外面是点点繁星
装饰着地球上最北方的国家
这里竖立着人和自然脆弱的平衡

再过一小时
极昼就要开始了
谁也不知道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
如此荒凉又如此悲戚

他抬头望了一眼外面的天空
走到露台边
海浪拍打岸边礁石的声音依然汹涌
他靠在露台边
向远处无边无际的海洋望了一眼

“扑通——”

以死相逼
你还是不回头吗

波涛依然汹涌
但塔顶上却再无人迹

第二天冰岛见报
“年久失修的knarrarós灯塔中
“一男子离奇坠落
“据警方调查
“应是自杀事件
“尸体还在搜寻中”

…………
……………
………………
“镇定剂!快,镇定剂!”
“又出现幻觉了?”
“嗯。”
“哎……他们俩……孽缘啊……话说回来……他现在的幻觉和记忆紊乱,都是他和对方的事吧……”
这是某医院内的某个医生和护士的谈话
谁也不知道
医生注射完镇定剂
走出病房
又回头看了一眼
病床上有一人正因为药效昏睡不醒
旁边还有一个人
正呆呆的望着床上的那人

医生叹口气
什么孽缘不孽缘的

他们俩
就是金玉良缘

THE END


解释一下……前面的某一章里……我说过“他”是记忆紊乱……所以从一开头到冰岛见报……都只是他的记忆紊乱……真正的事实只有最后一段……“对方”陪在“他”的身边……
当然最后一段也不一定是事实……谁知道呢?你也可以理解为两人一起在灯塔上殉情………hebe你可以自己想象,因为有了“他”是记忆紊乱这个设定,你可以自己穿插着读这篇番外……先看第一章……再看最后一张什么的……每一章也都可以理解为单独的小故事……
希望这不是 刚刚好 的结局。。。
而是一个新的开始(●°u°●)​ 」



【艾宁】速度

这里鲸骇
嗯。。。第一次用lof发东西。。。说实话,我连怎么用lof发文章都是刚查的。。。
这是半年前写的了,在贴吧上有的
短到不行的短篇
是的我是个文渣
哭嘤嘤
。。。。。。
“怎么他妈还哭上了呢?”
艾伦不解的问道,但眼神有些飘。
怎么说呢,他不敢直视王宁。
怎么说呢,没演好是他的责任。
可能是节目的压力太大,怎么他就骂了句街。骂得不算狠,但显然吓到了王宁,于是艾伦三言两语结束了采访,拉着王宁的手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王宁的手异常的冰凉,凉得像是刚从北冰洋里打捞出来。
他紧紧的握着。
……
艾伦这辈子最看不了的事,就是王宁哭。
王宁是个很爱哭的人,这点王宁也承认。
王宁哭主要是压力太大,达到一定程度就崩溃了。可偏偏临近崩溃边缘,他们还演不出来了。
艾伦希望明确主题立意,但王宁希望多增加一些包袱,两个人都倔强的要命。
尤其是在对方面前时,谁都不希望甘拜下风。
最后王宁做出了让步。
王宁一向性格温和,鼻炎发作的他头疼欲裂,也实在不愿和艾伦纠缠下去。
“排练吧。”艾伦一句话,结束了这场争论。然后转身离去,没看到王宁眼里的落寞。
……

北京的冬天本是暖冬,但今年在厄尔尼诺现象的作用下冷得像是回到了东北。
隔着窗户王宁都能感受到外面西北风的呼啸。
冻死了。
虽然自己是个地地道道东三省的人,但北漂快十年了也没回过几次家,习惯了北京阳光灿烂的冬天一下子就回到了童年还是杀了他个措手不及。
他揉揉鼻子,似乎有些酸。
他忽然想起第一次见艾伦的情景。
……

那也是一个严冬,看了晚上七点的新闻联播,主持人顶着风雪在东北做直播,说什么东北又是几年来同期最低温,说罢做了个实验。
主持人掏出一张纸巾,晃了晃手中快要结冰的矿泉水,把纸巾滴湿了。然后缓缓放到结冰的路面上,没过三秒,不出王宁所料,冻住了。
王宁关了电视翻个白眼,没见识,冻个纸巾算个什么,有本事舔大铁门啊。
不过好奇害死猫,王宁打算在北京也做一下这个实验——不是舔铁门,是把纸巾滴湿扔到地上。
十分钟后,王宁小心翼翼的开了窗户,把那张可怜的湿纸巾从十一楼扔了出去。
没几秒王宁就收获了实验的结论。
因为楼下有一个人喊道:“哪个神经病啊?闲的无聊往下面扔湿纸巾!”
看来没结冰。
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做错了,于是换上衣服冲到楼下。
……
那个人,就是艾伦。
后来,艾伦没有和王宁说的是,艾伦那天走哪哪不顺。先是晨练的路上崴了脚,后来为了安慰受伤的自己去奶茶店买了一杯奶茶还忘带了钱。
但当他漫无目的地气鼓鼓的走进这个小区时,头顶突然飞下来一张面巾纸。
不偏不倚,刚好砸到自己脸上。
按理说艾伦本该把下楼来道歉的那个家伙堵到小胡同里揍一顿。但当他看到来人蓬乱着头发,一脸懵逼的向自己道歉,他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仿佛一天的阴霾就这么都没有了。
……
再往后,开始和艾伦一起演出,一起上喜剧人,也就不过如此了。
都七八年了,王宁自嘲的笑了起来,怎么想起来还和昨天似的。
有人说啊,说人老了,就是眼前的事明明都记不清了,可几十年前的事还记得一清二楚。
王宁晃晃悠悠的在排练厅附近的小花园里闲逛,晚上几点了他不知道,转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冬天的夜晚异常安静,晃了几个小时都还只有他一个人。
最后他决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他抬头望向路灯,昏黄的路灯把他的眼睛映得闪亮。
就这么呆了不知几个小时。
直到身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他刚想转头就被对方整个拎起来。
“他妈的王宁你个混蛋!”
王宁有些不适应的眨眨眼,被强光照射了太久,他的视线有点模糊。忍了许久的眼泪流下来。
穿得一点都不整齐的艾伦蓬着头发,红着眼圈站在他对面。
艾伦叹口气,放下王宁,旋即又紧紧的抱住他,把头埋在王宁肩膀上,用王宁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吓死我了,一上楼你就不见了。
“你怎么不等等我呢?
“我走得很慢,跟不上你。
“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
“我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去追你的。
“走慢点,等等我。”
王宁忽然就不知所措了。他从没见过艾伦,他的艾伦,哭成这个样子。
他头发都乱了,找了自己好久吧;手上怎么会有红印呢,是走得太急刮到树杈了吧。
王宁伸出手,捋了捋艾伦前面的几根卷发。
艾伦把他抱得更紧,缓缓抬起头:
“我把婚礼场地定好了,在奥伊米亚康。零下五十度的冰天雪地里。
“能不能嫁给我?
“我这辈子第一次,速度反超了你。”
……
反超了我吗?才不是,艾伦,遇见你之后,我就一直在原地等你。